I can talk to everything

Chapter 2 Give me five bullets !

在一个黑暗的酒吧内.

男女嘈杂的声音与轰鸣的音乐交织在一起.

弗兰克·贝茨独自一人坐在柜台前.

一杯鲁斯蒂尼在他面前.

这种酒的浓度较低.喝了之后,只有酒的韵味,却没有酒的气势.

弗兰克把它捡起来,一口气喝了下去.

他不喜欢模仿别人,喝着酒,故作文雅,一点一点地啜饮.

好酒,他喜欢一口气喝完,享受好酒的味道.

酒吧内,站着一位身着调酒师制服的年轻女调酒师.

酒吧的制服很保守,只露出一点脖子,可以看出皮肤很白皙.

还有她的小脸蛋,年轻纯洁,像个刚长大的小女孩,很讨人喜欢.

就在刚才,已经有六七个男人向她要了电话号码.

然而,他们都被她拒绝了.

她看了一眼弗兰克的空杯子,问道.

”先生,要不要再来一杯? ”

”没必要. ”

弗兰克缓缓放下酒杯,看了酒保一眼.

虽然还不错,但如果颜值满分是10分,女酒保最多也就7分,对她没兴趣.

女酒保好奇地看了一眼弗兰克.

真是个奇怪的人.

身穿一件普通的黑色T恤,上面印着人物logo,有点帅气.

最吸引她注意的,是那双足以让人沉沦的深邃眼眸.

仿佛隐藏了一个秘密.

整个晚上他都在那里,他喝了几杯琥珀梦想鸡尾酒,没有做任何其他事情.

与其他男人不同,他们来酒吧只是为了勾搭女人.

只是涉及到客人的**,她很懂事,也不多问.

”今晚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吗? ” 弗兰克放下酒杯后突然说道.

”你在跟我讲话吗? ” 女调酒师突然抬起头,一脸好奇.

”不,我在和他们说话. ” 弗兰克漫不经心地回答.

女酒保一脸不解,眼中满是疑惑,却只是呆呆的看着弗兰克.

弗兰克没有继续解释.

过了一会儿.

嘈杂的男女对话,震耳欲聋的轰炸音乐声,似乎都在慢慢消失.

紧接着,一些奇怪的声音传入了弗兰克的耳中.

酒杯: ”是啊,这酒真香,希望以后只能用这酒来盛. ”

高脚凳: ”真想哭,我刚被一个几百斤的胖子坐上,椅子腿都快断了. ”

手机: ”这人真的是男人吗?居然骗老婆,一边和情人聊天,一边发信息说他出差了. ”

啤酒瓶: ”我的肚子这么肿,这些菜鸟怎么不继续喝,我肚子里还有很多酒. ”

音频: ”每天晚上重复播放几首歌,我现在听着想吐. ”

镀金项链: ”唉,我明明是假金项链,却老是我师父戴的,骗人的败家子,前天还骗了一个女大学生跟她过夜. . ,这就像世界变得更糟一样. ”

豪车钥匙: ”项链哥,我更惨了.虽然你是假的,但起码大家都能看到你.但是和我在一起的车主根本没有车,他拿走了我的豪车钥匙成天假扮富豪骗钱,可怜我一把真正的豪车钥匙,豪车的钥匙孔我没戳,我想哭! ”

杜蕾斯: ”你们谁能比我差?我被一个败家子抱了,现在都快过期了,还没有用过! ”

这是正确的.

这些话是附近所有物体发出的声音.

这种特殊情况是弗兰克几天前偶然发现的.

他只有在全神贯注的时候才能听到.

除了物体,它还包括所有的生命,包括动物,鸟类和鱼类.

总而言之,弗兰克能听懂他们的语言,能和他们交谈.

只是听了之后,没有什么有趣的.

酒桌: ”天啊!这女人太疯狂了,居然在这里玩复古的左轮手枪游戏!虽然长得漂亮. ”

酒桌上的酒杯: ”我被吓死了,她刚把枪一枪打下来,就把我震倒在地. ”

酒桌上的红酒: ”虽然我的度数不高,但我想她此刻大概是喝醉了. ”

左轮手枪: ”我看起来很害怕.如果那个人敢玩,他会死的. ”

”哦? ”

弗兰克正要离开时停了下来,看了看酒桌.

好奇,弗兰克靠得更近了.

那边,几名男子骂骂咧咧地从人群中挤了出来.

”操!真是个疯女人! ”

”没错,玩死亡左轮,谁敢和她玩! ”

两个人骂了一句,转身就走.

酒桌上原本还有一些人聚集,但转眼间就分散了很多人.

一个坐在那里的女人,醉醺醺的,被显露了出来.

她身穿一袭血红色的长袍,身姿妖娆至极.

再加上那身材和脸蛋,他至少能得分九分以上.

她是一个令人惊叹的美人.

她一只手托着下巴,另一只手玩着一把六发左轮手枪.

比如,带刺的玫瑰.

几步之外,至少有七八个人在偷看这里,却没有一个人敢上来.

弗兰克很大胆,径直走向这位美女.

走近后,就坐在了这位美女的对面.

”什么?你也想挑战我? ”

美女挑眉,微醉的眸子微微抬起,看着弗兰克.

在这间酒吧里,来找她搭讪的男人,都是一个目标.

但她想和她一起过夜,她已经看透了.

她说完,手中的左轮手枪枪口对准了弗兰克.

”那要看你有没有勇气… ”

点击屏幕以使用高级工具 提示:您可以使用左右键盘键在章节之间浏览。

You'll Also Like